拜金女遇上假富豪:这档婚恋节目是人性实验场

2019-12-11 11:49:59 来源:互联网 编辑:风云

1796年,简·奥斯丁在《傲慢与偏见》中写下了那个著名的开篇,“有钱的单身汉总要娶位太太,这是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这条真理还真够深入人心的,每逢这样的单身汉新搬到一个地方,四邻八舍的人家尽管对他的心思一无所知,却把他视为自己某一个女儿应得的财产。”

在简·奥斯丁如此言之凿凿的背后,是十八世纪时女性社会地位普遍低下的大环境,是大多数女性在婚姻关系中长期处于弱势地位的境遇,是她们不得不以男性附属品身份生存的困境。在这样的背景下,嫁个有钱人就成了女性唯一体面的出路。

而在两百多年后的今天,女性的社会地位已经有了大幅提高,越来越多的女性可以通过工作保障自己的生活。此时,再将贝纳特太太那套婚嫁理论奉为圭臬就非常有争议了。现在,有的人会将“钓个金龟婿”视作腐朽、过时且不够政治正确,但同时,也仍有人将“嫁个有钱人”作为改变命运的手段——不再是为了保障生存,而是作为提升自己社会阶层的快捷键。

日本综艺节目《亿婚》就围绕着5位渴望嫁入豪门的女嘉宾展开,在观看她们与富豪男的相亲过程中,我们或许可以一窥金钱、爱情和婚姻三者的关系。

图片

《亿婚》剧照

在B站上,这档节目又被译为《真富豪与冒牌货》,这个译名大致反映了该节目的规则设定:节目组请来与女嘉宾相亲的5位富豪中隐藏着1位或1位以上的由不知名龙套演员扮演的冒牌货。节目组为双方安排了约会、吃饭等活动,在此过程中,女性有且只有一次告白的机会,如果女方选中真富豪(KING),那就会获得和他继续发展的机会。但如果选中假富豪(JOKER)表白,则算失败。

5位真假富豪分别是:31岁年收9000万日元(550万人民币)的印刷社副社长;36岁年收4500万日元(270万人民币)健身房经营者,且有不动产;31岁收入1亿日元(600万人民币)左右的私人税务师;31岁年收6亿日元(3600万人民币)的IT公司老板以及26岁年收3800万日元(230万人民币)的沙龙经营者。

图片

5位女嘉宾则分别是杂志模特、女团偶像、歌手、天气主播和学生,有的温柔可爱,有的女王范儿,其中年龄最大的也只有32岁,其余都只有20来岁。虽然在各自的领域都不怎么红,但都很漂亮。

图片

图片

图片

除了需要火眼金睛辨别真假,节目组还要求女嘉宾们拼速度。按照规定,在相亲过程中,女方一旦她认准了她心目中的KING,可以随时敲钟告白。这样的设定既暗合了嫁豪门的竞争现实,也增加了节目的可看性。或许是在男嘉宾动辄上百万的年收入和这种节目规则的双重刺激下,这档节目没有一般婚恋节目中男女双方可能会表现出的扭捏和暧昧,从一开始就在女方的主导下,单刀直入,剑拔弩张。

在男嘉宾出场前,几位女嘉宾在室内闲聊,此时她们对于男嘉宾身家的判断以及彼此之间的交流都还比较客气。等到男嘉宾依次登场后,她们就不再端着了。第一位出场的男嘉宾是年轻帅气的私人税务师,由于他的年收入是与客户委托他处理的金额挂钩的,为了保护客户的隐私,最开始他并没有公布自己的年收入。但架不住女嘉宾围追堵截一样的逼问,“年收入为什么不公开呢?”“那你的收入是在1亿日元以上还是1亿日元一下呢?”最终他终于松口说,差不多1亿日元,但有时候也不到。很勉强地给了女嘉宾一个答案。

图片

初次见面就被追问收入的还有拥有不动产的健身房经营者。面对女嘉宾刨根问底儿的提问,“不动产收入是指买房再抛售的收入吗?”,“那你的不动产收入多吗?”男嘉宾明显愣了一下,随后才说不动产收入会比经营健身房还多一些。女嘉宾们在惊叹之余,继续追问,“那有1亿日元吗?应该有9千万吧?”听到这些时,男嘉宾脸上的表情既尬尴又错愕,分不清他是被如此直接的提问吓到了,还是因为他或许是JOKER所以感到心虚。

图片

这种像三姑六婆一样追问收入的疯狂劲儿完全打破了节目初始时她们给观众留下的礼貌、温柔、体面的印象。不过考虑到男嘉宾中有冒牌货,女嘉宾有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倒也无可厚非。除了收入这个数字外,每个女嘉宾还都在尝试问男方的具体工作情况,似乎都想从这个角度去看看对方会不会露出破绽,遗憾的是,因为她们自己对相关的专业领域根本不了解,最终她们大多数都被口吐莲花的冒牌货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图片

图片

5位女嘉宾中唯一一位告白成功的人是气象主播,节目进行没多久,她就出手了,速度之快把所有男女嘉宾和棚内的观察员都吓了一跳。相较于她成功选出KING的这个结果,其他几位女嘉宾目睹她告白时的一系列反应更有趣。

图片

节目组把告白地点设在了一所小教堂里,气象主播选中的是号称年收入6亿日元的IT公司老板。这位个头不高,无法帅气地用开瓶器打开一瓶红酒,还直言自己常买ZARA衣服的男人穿着拖鞋走进教堂。当其他几位女嘉宾听着他“趿拉趿拉”的走路声时,几乎都在憋笑,看热闹的心态全在脸上。

图片

图片

但当她们得知这个其貌不扬的人竟然真是KING,看着气象主播乐呵呵地跟着他走出教堂后,她们的表情从最初地震惊转为羡慕,最后变成了懊恼和沮丧。她们中有的人在感慨“6亿啊”,有人在考虑接下来面临的处境,“虽然我们不知道KING有多少人,但现在已经少了一个”,还有的在想,怎么会有这种既没买车,也不会开红酒的富豪呢?

图片

在这场闹剧般的相亲中,有金钱,有美貌,有欺骗,有算计,有目睹旁人稳准狠出击成功后的羡慕与嫉妒,也有自己痛失人生大乐透后的懊恼与尴尬,但唯独看不到爱情的影子。在金钱优先的前提条件下,这档打着婚恋旗号的节目倒越看越像是一个浓缩版的人性实验剧场。

《亿婚》不是那种能让人学习婚恋技巧或嫁入豪门方法的节目。在节目中,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剧本安排,通过几位KING身份的逐步揭晓,人们的某些固有的刻板印象被打破了,比如认为有钱的男人就不可能长得帅。而节目围绕“拜金女想嫁豪门”这个设定展开也满足了观众的猎奇心理,节目最后以大多数拜金女选中假富豪作为收场,既有综艺效果又较为政治正确。

图片

图片

图片

至于那位唯一选对KING的气象主播往后就万事无忧了吗?按照节目规则,她也只是获得了一次和富豪约会的机会,与嫁入豪门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而在她告白成功后,有一个镜头清晰地记录了,她企图挽着富豪手走出教堂却被富豪无视的尬尴一幕。这一幕或许符合很多人对嫁入豪门的女性的认知:以终身放弃尊严和自我的方式换取物质上的一劳永逸。

这档节目打破了一些刻板印象,也加深了一些刻板印象。节目中,富豪都选的男性,拜金者都选的女性。这种嘉宾配置本身就代表着一种对女性的偏见,认为女人比男人更拜金。

图片

但这种刻板印象可能与实际情况已经有了些许出入。美国某机构在2018年3月对1000名成年人进行了调查,并得出了一些非常有趣的发现。根据这项调查,41%的千禧一代男性会和一个收入高于自己的人结婚,以便他们的伴侣可以还清他们的债务。相比之下,只有15%的千禧一代女性希望这样做。一些更有趣的发现是,36%的被调查女性比她们的另一半赚得更多,男性似乎也不介意。三分之一的男性表示,当他们另一半的收入超过自己时,他们相信一段关系会变得更好。

节目伊始,观察员渡边直美在了解了节目规则后就表示,男女用金钱连接起来的话,人性会暴露得比较多,女生糟糕的部分会暴露出来。事实也如她所料。视频网站和社交媒体上都有斥责拜金女吃相难看的评论。

图片

目前这档节目目前只出了一集,是否有第二集尚不确定。如果将来能有第二集,我很希望节目中能在规则不变的情况下对嘉宾的性别进行反转,最终的结果无法预测,但可能会比第一集更耐人寻味。毕竟,在同样的情境下,很多事跟性别关系不大,跟人性的关系更大。

本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 ,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