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关系到46年最低点 澳或损失逾千亿

2020-04-28 11:00:19 来源:互联网 编辑:风云
来源/《每日邮报》

澳洲的海外游客有超过15%都来自于中国。(《每日邮报》图片)

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希望关闭中国的海鲜市场,还呼吁调查新冠病毒的来源,据称中国希望对此进行回应,令澳洲经济有可能蒙受高达1350亿澳元的损失。还有外交专家直指澳中关系已经降到了建交40多年以来的最低点,令澳洲的商品以及服务出口以及就业都面临着巨大的阴影。

据《每日邮报》称,多位专家警告,如果因为澳中关系降到冰点导致两国贸易暴跌,澳洲经济可能会被“摧毁”。

澳洲政府近日呼吁禁止中国开放海鲜市场,以及就新冠病毒的起源展开调查,结果令中方非常愤怒。

澳洲内政部长杜敦(Peter Dutton)上周曾要求中国回答新冠病毒如何起源的问题,结果中国驻澳大使馆发言人则反抨他“配合美国的宣传战”,还称澳洲某些乘客“近来热衷于鹦鹉学舌,追随美国某些势力对中国进行政治攻击,这进一步暴露了他们的偏执和无知,也充分展露了他们听命于人、缺乏独立的悲哀。”

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周日又警告,中国的消费者可能会出于报复而停止购买澳洲产品。

在过去一年,澳中关系因为反外国干涉、人权问题以及华为5G设备的采购问题等摩擦不断。
 

前澳驻华大使:两国关系处于建交以来最低点

曾任澳洲驻华大使的芮捷锐(Geoff Raby)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声称,澳洲能否关系正处于46年前建交以来的最低点。而且还有人非常担心外交关系恶化可能给澳人的日常生活造成严重后果。

截止到目前,中国作为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购买了澳洲三分之一的出口商品,包括铁矿石、煤炭和牛肉等,保障着澳洲数以十万计的工作岗位。

中国还为澳洲提供了16%的游客,以及38%的留学生,他们也给澳洲经济贡献了数百亿澳元。

澳洲国立大学(ANU)亚太学院(College of Asia and the Pacific)的葛丽珍(Jane Goolley)教授认为,澳洲政府不应该“忘恩负义”,而且“令人震惊的是,对华关系每况愈下,但居然似乎没有人在意。”

葛丽珍教授认为,中国的海鲜市场是数百万人获取食物以及收入的重要来源,莫里森不可能强迫中国关闭此类市场。

她说:“我们所说的(关闭海鲜市场)能产生任何影响的机会等于零。”

“我们只会激怒中国政府,因为他们强烈反对外国干预。”

“从最好的角度讲,澳洲政府的做法不会有任何影响;而最坏的打算是中国可能会追究和澳洲的关系。”
 

澳洲激怒中国或导致遭遇抵制

葛丽珍称,中国可能会通过正式的经济制裁来惩罚澳洲,或更可能的做法是,以非官方的宣传来让中国人民抵制澳洲的商品和服务。

美国2017年在韩国部署了“萨德”系统后,中国曾鼓励国民抵制韩国车;同年中国作家刘晓波在奥斯陆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中国曾禁止进口挪威三文鱼,《每日邮报》将这些都视为中国的“经济胁迫”。

澳洲和中国的自由贸易协议自2015年起生效,但随着两国关系的恶化,澳洲的部分对华商品出口依然遇阻。

2018年,中国针对澳洲酒类实施了新的海关监管对顶,导致众多澳洲酒滞留在上海。

2019年,在澳洲撤销了中国商人黄向墨的签证后,中国某些主要港口将澳洲煤炭的清关时间至少拖延了40天,但理由则是“正常的”安全检查。

葛丽珍警告,如果澳洲政府继续激怒中国政府,上述事情可能还会发生,并称“北京方面看可能会想法设法地扼制与澳洲的部分贸易以及关系。”

“举例而言,可能会增加宣传力度,说服学生和游客不要来这里。”

“某些人说北京方面可能会关闭水龙头、扼杀澳洲高校业。”

“中国不会想这么做,因为它希望过敏从澳洲的教育中受益——但如果真那么做的话,可能会令我们的大学失去数千个工作岗位,令这个行业被摧毁。”

她还警告:“即便中国政府什么都不做,如果中国人民认为我们的政府反华,那, 我们也可能失去这个市场。”

成竞业大使周日向“澳洲金融评论”(AFR)指出,澳洲的态度可能会令中国的消费者做出强烈反应,“游客可能会三思而行。”

“学生的家长们也会想,(澳洲)是否是送孩子去的最佳地点。”

“这取决于(中国)人民来决定。或许普通人会说‘为什么我们要喝澳洲酒?要吃澳洲牛肉?’”
 

澳洲经济复苏需中国相助

前自由党党魁休森(John Hewson)也警告,考虑到澳洲“显而易见是最依赖于中国的经济体”,联邦政府的对华强硬态度可能会有风险。

莫里森早前声称,批准海鲜市场重新开放的决定“令人费解”,而且还要求调整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高层。而在莫里森做出此类表态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则因为WHO赞扬了中国处理新冠危机而表示要停止拨款。

休森认为,澳洲现在对中国的这种“只言片语以及措施只会适得其反”,尤其是会被轻易地认定为“盲从美国”,或是“听命于美国”,而且会因此而面临中国的回击,而这种回击并非澳洲所需,而且会对澳洲更广泛的利益造成损害。

休森指出,澳洲要做的不是“讨好中国”,而是要着眼于制定“清晰、明确,而且和澳洲的国家利益的硬性评估相一致的对华政策”。

他还说:“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以凭借我们在国家利益、原则和价值观方面清晰而一致的行动及宣传,而赢得他们的尊重。”

在其他重要盟友,例如英国和法国都保持缄默、而莫里森政府却公开向中国喊话的做法,芮捷锐也表达了类似的忧虑。

他指出要求就新冠病毒展开调查的愿望“完全合情合理”,但“只有在国际合作的基础上才可能实现”,因为中国会大力捍卫其主权。

芮捷锐表示:“澳洲政府的做法很难达成那样的共识。澳洲应该静悄悄地和志同道合的国家商量此事,而不是公开地振臂一呼。”

芮捷锐认为,澳洲应该“利用新冠危机修复澳中关系”,因为在新冠疫情导致的大封锁令近乎百万澳人失业之际,澳洲需要中国来帮助经济复苏。

他说:“我们应该讨论如何确保此类事情不会重演,以及如何共同恢复我们的经济。”

“要解决正在经历的经济损失,澳洲绝对需要中国参与其中。”
 

中国重要程度更甚以往

要说明中国究竟对澳洲的经济有多重要,德勤(Deloitte)2017年的1份报告早有定论。报告当时指出,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从6.5%放缓到3%以下,就会有50万澳人失业。

长久以来,分析师都在警告不要过分依赖一个国家,并大力宣传印度和印尼也是体量庞大的市场,但要这些国家的需求能和中国相提并论,显然还需要经年累月的时间。

葛丽珍强调:“我们比过去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中国。”

澳洲2019年度出口市场一览

1. 中国:1350亿澳元(占澳洲出口总值的33%)

2. 日本:360亿澳元 (9%)

3. 韩国:210亿澳元(5%)

4. 英国:160亿澳元 $16 billion (3.8%)

5. 美国:150亿澳元 (3.7%)

本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 ,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