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牢笼”还是生产力神器? 办公监控软件销量激增

2020-05-23 12:15:13 来源:互联网 编辑:风云

2ba453f61d6c24d9a4056c077377b9a1.jpg

近些年,工作和家庭之间的界限正在变得模糊(澳洲广播公司图)

对于越来越多的澳洲上班族来说,现在他们每天工作时的一举一动都会被老板追踪到。你访问了哪些网站,你在社交媒体上花了多长时间,你每分钟敲击了几次键盘,甚至你什么时候去了卫生间,你的老板都知道。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监控员工远程工作的软件销量增长迅猛,一些软件公司报告称,过去两个月以来,其在澳洲的客户数量激增300%。


但科技和就业法律方面的专家如今发出了警告,他们认为这种软件相当于一种“数字牢笼”,而令人悲哀的是,面对这种情况,澳洲的法律早就过时了。

疫情期间,销量激增
39a6861b618606bab075cbe30b1ac263.jpg

追踪软件能记录你在家上班时的一举一动(澳洲广播公司图)

近年来,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加之人们开始追求更加灵活的工作方式,员工监控软件应运而生。目前,有数十家公司提供这种软件,并号称能通过各种方式来追踪远程员工的工作效率。在员工的计算机上安装软件后,它就会将数据反馈给老板。

这种软件的常见功能包括:

  1. 记录你每日上下班打卡。

  2. 记录你在网站或其他程序上花费的时间。

  3. 定期对你正在电脑上查看的内容进行截图。

  4. 通过在手机上安装配套应用程序来跟踪您的位置。

  5. 能够登录并实时查看你的计算机。

  6. 拥有监控电子邮件和搜索关键字的能力。

 

此外,一些应用程序还会对这些数据进行处理,在工作结束后为你打出“工作效率评分”。

在这些软件的在线评论页面中,许多老板都对其赞不绝口。一位来自石油和能源公司的人士写道:“这款软件让我能够了解员工每天都做了什么。”另一位网友写道:“它会监控关键网站的使用情况,并且能让你知道你的员工是否在寻找其他工作。”


还有人表示,这款软件能帮助他监控自由职业者在项目上所花费的时间。而且在某些情况下,它还能被用来培训员工。其中一篇评论写道:“打个比方,一名该软件的使用者花费了4个小时完成了100个项目。但我们发现,他没有使用我们在软件中预设的一系列快捷键。我们拍摄了一段视频,向其展示使用快捷键前后的对比情况。之后,他在4个小时内完成的项目数量提高到了130个。”

 

许多开发这种软件的公司都来自美国,他们向澳洲广播公司表示,今年有越来越多的澳洲人对这种软件产生了兴趣。

一家名为HubStaff的公司表示,自3月15日以来,来自澳洲的产品试用人数平均增加了200%,目前该公司已有429位澳洲客户。
d5557d9722477874ddd80a11974e8ef9.jpg

3月23日当天,使用HubStaff的澳洲人激增(澳洲广播公司图)

数据显示,在澳洲,试用该软件的人数在3月23日那天激增。而正是从这一天起,澳洲实施了社交限制令。

HubStaff的一位发言人在谈到这一点时表示:“我们觉得这些变化可能会一直存在下去。一旦一名员工能够向他们的经理或老板证明,他在家中或远程工作时也能保证高效率,那么在办公室和通勤上的花销就变得没有什么必要了。”

一家提供名为Controlio软件的公司称,今年它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量增加了两倍,而另一家名为Veriato的集团则表示,使用它们产品的人数也在大幅提升。

Controlio的产品经理亚历山大·马卡内夫(Alexander Makhanev)表示:“我们在澳洲看到了同样的趋势:从两到三倍的免费试用人数、新账户注册到销售数量,方方面面都出现了增长。”
 

一切都关乎纪律与控制

16c134a7d2dcdd56e00cd2084d68cbc7.png

Controlio的用户使用界面

贾森·萨多夫斯基(Jathan Sadowski)是莫纳什大学新兴技术研究实验室的研究员,他直言不讳地评价这类软件。他说:“我不想在这里含糊其辞,这些技术展现的是纪律与控制,它们是对员工施加权力的一种方式。

他表示:“许多所谓的生产力工具都可以秘密地安装到电脑上。当然很多人知道这件事,因为这是办公室纪律权力的一部分,他们知道有人在偷偷截屏,知道正在被监视、跟踪和记录。”

萨多夫斯基博士说,这项技术主要用在白领行业,但在媒体和设计公司也越来越常见。不过他预计,很快就会有更多的来自行政、金融和大学的雇主采用这项技术。

他对这项技术持批评态度,主要因为这项技术从设计到营销都以雇主为中心,而忽视了雇员的个人权利和个人感受。

他表示,之所有会产生这项技术,是因为人们追求越来越高的利润、生产率和效率,在老板眼中,员工只是一种资产,而不是人。


有人说,使用这种技术和在办公室被老板盯着没什么区别。Sadowski博士对此并不赞同,他表示:“我认为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这两件事在程度和方式上存在差异。即使是那种凡是都爱插一手的经理,也不会真的站在那里给你的屏幕拍照,或是记录你都按了键盘上的哪些键。而这正是这些软件的功能,它们把白领的办公变成了一座数字化的牢笼。”

Controlio的马卡内夫表示,他理解人们的担忧,但他补充说,像他们公司提供的软件,员工是可以关掉的。

他说:“所以,并不存在什么隐私问题,如果你在做一些工作,你就启动这个程序,它只是为了证明你在线,但你可以手动启动和关闭它。”
 

法律亟需改革

bf625549a4d64395bd9ca8e9fb9f5841.jpg

与监控员工有关的法律亟需更新(澳洲广播公司图)

撇开哲学上的分歧不谈,人们仍然对这些程序的监管方式感到担忧,尤其是目前许多提供这类软件的公司都在海外。

马卡内夫表示, Controlio将每名用户的数据存储六个月,且不会将信息出售给任何第三方。该公司的总部设在美国纽约。他补充说,这些信息只有客户本人才能访问,即使是Controlio的工作人员都无法查看。

不过,莫里斯·布莱克本律师事务所(Maurice Blackburn)的就业律师卡迈勒·法鲁克(Kamal Farouque)警告澳洲雇主应谨慎行事。

他表示:“澳洲联邦法律对于在海外转移和保留私人信息有相关的规定,因此雇主必须非常谨慎,确保他们遵守这些要求。从实际意义上讲,这些信息的使用可能超出了澳洲法律的监督和监管范围。”

而更进一步说,澳洲的法律已经跟不上这种监控技术的发展步伐了。

法鲁克表示,联邦和各州关于监控员工的问题有着一套复杂的体系,但其中许多法律都并不是专门针对这种监控软件的。他补充说,雇主在引入新的追踪软件之前,应仔细考虑与员工相关的企业协议。

他说:“这方面的法律改革真的很有必要,特别在如今工作和家庭之间的界限正在变得模糊的情况下。而即使新冠疫情结束,这种趋势明显也将继续下去。”

本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 ,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