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的“封城”力度和持久度居于全球前列

2020-09-17 12:30:05 来源:互联网 编辑:风云



墨尔本处于封锁令下的空荡荡的街道。(网络图片)

墨尔本的“封城”力度和持久度居于全球前列,30余城区的居民更是已在封锁令下坚守了78个日日夜夜,超过了武汉彼时的封锁时长。

从1月23日至4月8日,初期的新冠疫情中心武汉历时逾两个月的“封城”。1100万武汉居民彼时被要求留在家中,除非他们急需采购食品杂货或接受治疗。全市住宅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内外交通停摆。


武汉同济医院的新冠检测区。(法新社图片)

而来势汹汹的第二波疫情登陆墨尔本后,36个热点城区亦先行进入了“硬封锁”状态。今时今日,当地居民已在严格、持久的封锁令下度过了第78天。而墨尔本其他地区的封锁时长下周也会赶超武汉。
“中国接触者追踪机制远胜墨尔本”


塞维里诺经历了墨尔本和武汉两地的“封城”。(《先驱太阳报》图片)

昔日新冠病毒肆虐武汉之时,前往当地工作的墨尔本驯马师塞维里诺(Rui Severino)成为“封城”亲历者。武汉疫情缓解后,他终于在7月份返回墨尔本,不想又经历了第二度封锁。

塞维里诺对比两地的封锁措施时指出,武汉的封锁“非常硬核、严格”。当地居民只限于到超市购物。众多人都在家面对四壁度过了好几个月。

“人人都须测量体温,1100万人每天测两次。任何人如果体温超过37.3度,就须再查一次。若你的体温仍高于37.3度,当局会接到电话,你会被送往临时医院。”

而对于墨尔本当前的情况,塞维里诺称“非常担心”该市的封锁会“久拖不止”。“据我所知,许多人确实都在心理健康问题作斗争,但却无人展开切实讨论。”

他认为,墨尔本的一些限制措施看上去令人费解,而且没有事先通知。“我认为(人们不遵守限令的)部分原因在于,他们不明白为何能前往超市、见到糖果店还在营业,但其他如此多的商铺都关门了。这令人费解、沮丧至极。”

塞维里诺还指出,中国的接触者追踪机制远胜于墨尔本。“我认为我们(墨尔本)初期做得很好,但后来酒店隔离的情况有些令人担忧。”
“墨尔本有人在新冠疫情期间游行”


王翠西年初赴武汉探亲时,被滞留在当地。(《先驱太阳报》图片)

30岁的墨尔本华裔女子王翠西(Tracy Wang,音译)同样历经双城封锁。她年初赴华探亲时,被滞留在武汉。

王翠西也忆述武汉的限制非常严格,不过她的应对之策是遛狗、帮父母翻新房屋、弹吉他,以及向弱势邻居伸出援手。

“不像在这里(墨尔本),有人在新冠疫情期间去游行。(武汉)并非人人都去超市买厕纸,居民可在网上填报他们所需的物品。”

王翠西于4月中旬返回墨尔本的家中。她对墨尔本的封锁时长已超过武汉感到意外,称希望生活尽快恢复正常。”

澳籍地理物理学者卡特(Simon Carter)已与妻女居于武汉4年。他称,墨尔本的情况让人想起3月病毒肆虐时的中国。

卡特表示武汉现已基本重启,自己目前重返了工作岗位。“企业重新营业,甚至还有新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我们的生活看起来已彻底恢复正常。

谈到墨尔本,他称理解维州人对长期封锁的不满,但敦促他们遵循限制措施。“居家和戴口罩是为了保护他人,这反过来也会保护你自己。任何人现在都不应沾沾自喜。”
 
本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 ,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