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工科院党委书记操纵下属公司违约损害当地营商环境

2021-06-11 09:02:28 来源:互联网 编辑:风云

记者从湖北省优化营商环境领导小组办公室了解到,他们收到深圳亦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亦盛)投诉。投诉称(报料微信:ruidujianwen),2020年8月19日,武汉市工程科学技术研究院(下称武汉工科院)全资企业武汉工科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企工科源公司)挂牌转让所持有的武汉等保测评有限公司(下称武汉等保公司)30%的股份,深圳亦盛通过竞价成为合法的受让方,成为法律上的事实股东,但国企工科源公司以各种理由拒不履行合同。

2020年12月7日,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财政和国资监管局为此专门发文:为维护我市营商环境,请武汉工科院履行出资人职责,立即督促下属国企工科源公司依法履行股权转让合同约定义务,主动配合深圳亦盛,于2020年12月底前务必完成武汉等保公司股权变更相关手续,并将相关办理情况及时回告财政局。

时间已经半年过去,武汉等保公司依然没有到市场监管部门办理股权变更手续。记者了解到表面上看是自然人股东陈涛不同意,实际上是武汉工科院党委书记程百炼在作祟。

2021年1月27日“湖北发布”《找正反典型,优营商环境——线索等你提供》,要求狠抓正反典型。 对于程百炼这样影响湖北营商环境的反面典型, 两个月前,湖北省委书记应勇专门作了批示,也没有下文。

 (图一、这就是影响湖北投资环境的武汉工科院程百炼)

A、武汉国企公司公开转让股权,深圳公司竞价获得

武汉等保公司是由国企工科源公司与自然人陈涛共同出资设立的有限公司,国企工科源公司持股60%,陈涛持股40%。

2019年8月1日,武汉等保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并决议:国企工科源公司、个体户陈涛均同意国企工科源公司将其持有的武汉等保公司30%股权进行公开转让。

 2020年8月初,国企工科源公司在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江城产权交易有限公司通过公开挂网的方式转让30%的国有股份,起拍价格58.005万元人民币,定于8月14日正式开拍。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资格审查自然人陈涛、深圳亦盛及武汉某本地企业三方符合报名条件,可参与竞拍。

8月14日上午9时,各竞拍方接到交易所临时通知,国企工科源公司要求中止交易,且没有给予任何解释说明。

8月17日,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又向各参与竞拍的单位发函,通知继续进行股权挂牌交易。

8月19日,交易所将标的股权挂网拍卖,竞拍者经过多轮出价,最终深圳亦盛以最高价130.2万元人民币拍得标的。竞拍过程中竞争激烈,深圳亦盛与自然人陈涛轮番出价,但陈涛在最后的竞价阶段放弃了加价,最终深圳亦盛胜出。

根据转让公告约定,国企工科源公司应在竞拍结束后3个工作日内(8月24日)与受让方签订《产权交易合同》,但直至2020年8月31日,在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函督促下,国企工科源公司才与深圳亦盛签订了《湖北省参股股权转让产权交易合同》。合同中明确规定,“在获得产权交易凭证后三十个工作日内,甲方(国企工科源)应召集标的企业股东会做出股东会决议、修改章程,并促使标的企业到登记机关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

2020年12月7日,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财政和国资监管局为此专门发文督办:为维护我市营商环境,请武汉工科院履行出资人职责,立即督促国企工科源公司依法履行股权转让合同约定义务,主动配合深圳亦盛,于2020年12月底前务必完成武汉等保公司股权变更相关手续。

(图二、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财政和国资局督办函)

为回应此函,12月11日,国企工科源公司不得不组织召开了一次所谓的临时股东会议,并主动要求会议全程录音。

在会上,武汉工科院书记程百炼首先发言,竟然要求作为事实股东的深圳亦盛代表只能列席,全程不准发言!让陈涛在会上“义愤填膺”、“慷慨陈词”,找出等保测评资质可能被吊销的理由,拒绝转让股权。实际上该资质就是武汉等保公司成立之初从武汉工科院投资的另一家公司转让来的,难道只有个体户陈涛获得股权就不会被吊销吗?

会上,陈涛亲口说:“这30%的国有股份之所以挂牌转让,是在国企工科源和武汉工科院领导的监督下准备分配给员工的,并且已经签署内部交易的备忘录。”原来,公开挂牌拍卖只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掩饰。据悉,武汉工科院除程百炼以外的另外两位主要领导对会上陈涛的言行无法容忍,会议开到一半便拂袖而去。

此次股权交易之所以无法进行下去,就是因为陈涛参与了股权拍卖,却没有竞拍成功。主动要求会议全程录音,其目的是让陈涛个人出头表明不同意股份转让,国企及主管单位无奈,且以此为由给国资委一个交代,在程百炼的授意下,武汉工科院煞有其事的以红头文件形式回复给国资委及相关部门,甚至表述作为主管单位反复为双方做工作、调解不成等种种借口,捏造事实、虚与委蛇、欺上瞒下。

B、表面上看是自然人股东不同意,实际上是领导在作祟

武汉工科院及国企工科源公司表面上对陈涛的所作所为无法干涉,且不采取任何措施推动陈涛履行合同,本质上是因为陈涛与武汉工科院主要领导程百炼关系密切,陈涛仗着自己和程百炼的关系飞扬跋扈,武汉工科院其他领导对他都颇有微词。

此次股权交易的金额并不大,仅仅130多万元人民币,一次平常的公开交易,却遭到百般阻挠。主管部门想尽一切办法让竞得者退出,武汉工科院的主要领导程百炼与陈涛之间有多大的利益纠葛?我们不得而知。

其实我了解的实情是,武汉等保公司是武汉工科院下属投资公司占股60%、陈涛占股40%的国有控股公司。陈涛就是武汉工科院党委书记程百炼私人的朋友,傲娇自居,对院内其他分管领导不理不睬,从不汇报,有恃无恐。

程百炼是武汉工科院党委书记,应该负责武汉工科院党建工作和重大决策,实际情况是他自己给自己分工负责投资工作,甚至具体到每个业务,本应该分管业务的院长却只负责机关工作,有人反映党委会上程百炼就是“一霸手”,院长、纪委书记都插不上言。

武汉等保公司成立后程百炼让小股东陈涛担任法人代表,营业执照、公章都由陈涛保管,国有企业控股公司实际上陈涛一个人说了算。

之前武汉市委巡查武汉工科院时就发现了武汉工科院存在的问题,程百炼想尽一切办法进行掩盖,比如武汉等保公司的问题,就采用出售转让国有股权给个人,将国有控股变成国有参股。原内定向陈涛个人转让股权30%(内定58.005万元人民币),没有想到在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后,被深圳亦盛高溢价获得(交易价130.2万元人民币),这实则是堵塞了国有资产流失,程百炼企图暗箱操作将股权转让给陈涛个人的目的失败。

程百炼害怕深圳这家企业获得股权后,了解到武汉等保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和财务混乱状况才让陈涛出面阻拦股权过户。

C、不要让程百炼这样的典型影响湖北营商环境

目前湖北省委省政府狠抓营商环境,2021年1月27日“湖北发布”《找正反典型,优营商环境——线索等你提供》,要求狠抓正反典型,以点带面推动各地各单位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以市场主体需求为导向打造一流营商环境的若干措施》推进营商环境持续优化......

深圳亦盛在网上向湖北省有关部门投诉,2月19日被记者在看到后转发到了公众号“楚商说法”,程百炼让陈涛到派出所报警,声称记者“毁谤”,派出所民警请记者到警局作了近3个小时的情况说明。毁谤罪属于自诉案件,属于人民法院受理。“依法治国”普法教育这么多年,程百炼找关系,找警察,难道连基本的法律常识都不懂?

两个月前,《湖北日报》一位高级记者为此写了内参,湖北省委书记应勇作了批示,被层层批转到了程百炼手里处理,最后没有下文。

一位熟悉情况的人士介绍,这个情况比较特殊:武汉工科院资产被划给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理,而武汉工科院领导又归武汉市管,这样就成了武汉工科院不买东湖新技术开发区财政和国资监管局的帐,程百炼问题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也查不了。如此懒政,省、市营商环境办不按照《湖北省营商环境问题投诉联动处理办法》(鄂政办发2020.66号)协调组织专班查处,省委书记批示十次也不行。省委省政府《关于以市场主体需求为导向打造一流营商环境的若干措施》的红头文件也就成了一张废纸。

为了掩盖武汉等保公司的财务问题或者其他违法问题,公开挂牌交易的股权由于程百炼作梗而不能过户,对湖北省暨武汉市的营商环境负面影响很大,有关部门应该从审计武汉等保公司的财务入手,查处其中存在的问题,查清程百炼和陈涛的关系,用反腐推动湖北的营商环境。

 

本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 ,并提供稿件“纠错”信息。